亚搏亚搏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质疑清廷用人存在满汉成见的我们杭世骏是怎样的人物?

已然要说杭世骏的事,那么,就先简略说一说杭世骏其人。

杭世骏,字大宗,号堇浦,别号智光居士、秦亭老民、春水白叟、阿骏,仁和人,清代经学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、藏书家。

杭世骏终身勤于学术,虽以诗名,实精于史。

曾建道古堂、补史亭。

杭世骏著作颇丰,达几百卷,有《诸史然疑》、《史记考证》、《两汉书疏证》、《三国志补注》、《晋书补传赞》、《北史搴稂》等书,并补纂《金史》。

在馆阁时,他曾从《永乐大典》中抄辑《宋元来诸儒礼记说》数百卷,以续宋人卫正叔之书,惜现存者不多。

杭世骏还有《道古堂文集》48卷、《道古堂诗集》26卷、《石经考异》、《续方言》、《榕城诗话》、《两浙经籍志》、《历代艺文志》、《经史质疑》、《文选课虚》、《榕桂堂集》等。

清世宗雍正甲辰乡试,杭世骏考中举人。

清高宗乾隆元年,杭世骏试博学鸿词科,被授编修。

杭世骏的性情刚直豪爽,不喜爱藏着掖着,他会当面责怪他人的差错。所以,杭世骏执政时,同僚都很忌惮他。

乾隆八年,皇帝期望能够在官员中选择一些正派敢言、灵通政体的人。所以,朝廷就特开所谓的“阳城马周科”,安排考试,在翰林等官员中简拔优异者。

之所以命名此次特科为“阳城马周科”,猜测,大约是由于乾隆帝想要物色的人才,是寄望他们将来能够成为阳城、马周一样的官员吧。

话已至此,那就趁便说说马周、阳城。

马周,清河茌平人 ,唐太宗时期宰相。贞观五年,朝廷令百官上书论议朝政得失,因谏言有功,被皇帝召见。贞观十一年因进谏有功,升任给事中。他屡次谏言,为贞观年间的政治改进甚至“贞观之治”的构成和连续发挥了活跃的效果。其存世之作有《上太宗疏》、《陈时政疏》、《请劝赏疏》、《谏公主昼婚疏》和《请简择县令疏》。

阳城,,字亢宗,定州北平人,唐德宗时期闻名谏官,曾曰“阳城山人能自吃苦,不乐功利,今为谏官,必能以死奉职。”。其时,裴延龄、李齐运、韦渠牟以奸佞先后进用,诬谮时宰,毁诋大臣,陆贽等均被委屈免除,无人敢救。阳城上疏,与拾遗王仲舒共同论议裴延龄等奸佞、陆贽等无罪。唐德宗大怒,将加阳城大罪。唐顺宗时在东宫,为阳城开解,赖此获免。

说完阳城与马周,持续说清廷特设的“阳城马周科”。

这一特科考试,杭世骏资历契合,他也参加。

一进入考场,杭世骏就奋笔疾书,直陈胸臆。还未到日中时分,他就现已写了好几千字,其间有言:

“定见不行先设,轸域不行太分,满洲才贤号多,较之汉人,仅什之三四,全国巡抚尚满汉参半,总督则汉人无一焉,何内满而外汉也?三江两浙全国人才渊薮,边隅之士间出者无几。今则果于用边省之人,不计其才,不计其操履,不计其资俸。而十年不调者,皆江浙之人,岂非定见轸域?”

杭世骏的文章,直接质疑清廷用人存在成见,他以为全国满人少、汉人多,而各地总督却没有一个汉人;江浙人才济济,但在政府中多年没有人升调。

由于言语戆直,直接触痛了满清防备汉人的心思,触及了“满汉领域”这个满清统治者最忌讳的问题。所以,乾隆帝一见杭世骏的文章,就怒发冲冠。

随后,杭世骏被斥为“怀私妄奏”,刑部拟议,处他以死刑。

最终,是刑部尚书徐本竭力为杭世骏求情,称他“是狂生,当其为诸生时,夸夸其言久矣”,并不断向乾隆帝叩头,一直把脑门都叩肿,末端,才换来杭世骏免死除名回乡的成果。

徐本与杭世骏是同乡,字立人,浙江钱塘人,尚书徐潮子。乾隆帝即位,命徐本在处理军机处行走,调刑部尚书,很快,命其协办总理业务。乾隆元年,授其为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,充世宗实录总裁。乾隆二年,徐本直南书房。以协办总理业务,予拖沙喇哈番世职。乾隆三年,授职处理军机大臣。乾隆四年,加太子太保衔。乾隆七年,兼管户部尚书。乾隆九年六月,以病乞休,加太子太傅致仕。

其时,杭世骏答完试卷之后,他还很为自己的文章满意。

当杭世骏正在同僚寓所进餐时,忽然间内廷传出音讯,说是他的罪责很重,性命难测。

同僚听言,吓得不轻,劝杭世骏赶忙回去。

杭世骏笑着说道:

“不必怕,便是我罪当受刑,处决时也会在京师市面上履行,必定不会污损您这儿的一片当地,有什么好怕的?”

很快,杭世骏就被免死罢归。

杭世骏家里原本就不怎样殷实,回乡之后,他以教育授徒保持生计。他从前在扬州安靖书院主讲几十年,以实学来教育士子。

所谓实学,便是以“实体达用”为主旨、以“经世致用”为主要内容的思维潮流和学说;肇始于宋代,在明清之际到达高潮,是儒家思维开展的阶段性理论形状,并成为中国古代思维向近代思维转化的中介和桥梁。

空闲时刻,杭世骏则闭户著书,从来不参加外界的业务。他不事润饰,日子很是疏懒,有时分,他一月之中,都不会收拾衣冠。

大约是穷怕了吧。听说,杭世骏对钱有特别的嗜好。常常有教育的酬劳进来,他都会选择比较大的铜钱,用绳子串起来,然后,堆积在床底下。到后来,杭世骏床底下积累的铜钱竟然有近一尺高。那些送来的铜钱,但凡尺度较小、残损破碎、或者是私铸的,都不会当选成串,杭世骏会用这些未当选的铜钱来买东西,作为日常花销之用。

大约由于杭世骏不是读书写字,便是拨弄他的那些个铜钱,所以,其时的人说,杭世骏的两只手,不是满手的黑墨,便是厚厚的铜绿。

尽管有人挖苦说杭世骏有钱癖,可是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他并不是见了钱就伸手的人。

从前,有一名商人,因事开罪了朝廷的盐运使。有人说,这个工作,非杭世骏不行,其他人都解决不了。那位商人就深夜跑去杭世骏的居所求救,并携带了重金。商人见到杭世骏之后,将银子放在了杭世骏的书案上,杭世骏感觉处理这种工作,有违自己的为人处事的准则,他就将银子扔给了商人,并没有理睬那件工作。

杭世骏生平,最不喜爱看官方传达消息的文字。在乡二十年,他的那些个同年,有些人现已积官至学士、尚书、总督等朝廷大员了,他底子就不知道。

阴历戊子年,刘纶母忧服阕,清廷特旨,召其以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土。

刘纶,谥订婚,年字如叔,号绳庵,又号慎涵,江苏武进人。世家子,年十九补诸生。入两江总督尹继善幕。擅古文辞,亦能诗。与大学士刘统勋同辅政,有“南刘东刘”之称。

当日,刘纶进京时,路过扬州,前去访问杭世骏。

杭世骏看见刘纶的衣服冠戴之后,有些吃惊,问道:

“您现在做什么官啊?”

刘纶答复道:

“已然您问到了,我也不敢欺骗。我现已参加内阁业务好几年了。”

杭世骏戏谑道:

“您这吴下的少年,也现已入阁就事了啊。”

刘纶比杭世骏小十六岁,所以,杭世骏有此一说。

杭世骏说完,我们捧腹大笑。

杭世骏每年要回去钱塘两次。回去之后,没有工作做,他就会带上数百钱,与乡里的少年在居所邻近的望仙桥下博戏为乐。

其时,钱维城在浙中视学。

钱维城,谥文敏,初名辛来,字宗磐,一字幼安,号纫庵、茶山,晚号稼轩,江苏武进人,乾隆十年状元,官至刑部侍郎,闻名画家。

由于钱维城也从前在翰林任职,所以,算起来,在杭世骏面前,他便是后进了。

盛暑时节,钱维城张盖搭车前去访问杭世骏。接近望仙桥时,钱维城就从车中看见杭世骏身着短葛衣、手持芭蕉扇,与乡里众少年博戏正酣。

钱维城立刻下了车子,向杭世骏作揖道:

“长辈在这儿啊!”

杭世骏立刻用手中的芭蕉扇遮住自己的脸,然后,他想了一下,这样也藏不住自己啊。所以,他转过脸来,说道:

“您现已见过我了!”

言下之意,便是:

您能够回去了!

钱维城说道:

“我预备去长辈的家中拜谒您啊!”

杭世骏说道:

“我的住处,房子矮小,空间狭窄,容不下您和侍从这么多人!”

钱维城固执要去杭世骏家里访问,杭世骏固执不愿。

最终,没有成果,钱维城无法登门,只能原路回来。

钱维城脱离后,那些此前看见官员就一哄而散、躲在望仙桥下的少年跑了出来。他们围着杭世骏,吃惊地问道:

“您究竟是什么人啊?学使见了您,都这么恭顺。”

杭世骏笑着说道:

“学使是我曾经在衙门时的晚辈!”

他也不讲自己的名字,就脱离了。

话说,杭世骏博闻强记,讲起话来,夸夸其谈。

其时,桐城方苞名重一时。

方苞,字灵皋,亦字凤九,晚年号望溪,亦号南山牧叟,江南桐城人,生于江宁府,清代散文家,桐城派散文创始人,与姚鼐、刘大櫆合称桐城三祖。

只要杭世骏能够和方苞侃侃而谈,往复争辩。

方苞在面临杭世骏时,十分谦逊,会予以躲避。

其时,有先达以经学方面的问题与杭世骏相质对,杭世骏看完其文之后,说道:

“这儿面的某一个说法在某书某集之中,您为何不别出心裁,而拾人唾余呢?”

有学子向杭世骏请益。杭世骏问其往常所习何业?学子以专攻一经答复,杭世骏就以经义追问,学子不能答复;学子又以专攻一史答复,杭世骏又以史事追问,学子词穷;最终,学子说道:

“我关于西晋末的十六国史事,大体能知其详。”

所以,杭世骏又问道:

“您知道这个时分有个慕容垂吗?您知道慕容垂身高多少吗?您知道慕容垂年寿几许吗?”

学子无语,只能羞惭懊丧地脱离了。

就由于这样,杭世骏引起很多人的忌恨与妒忌。

杭世骏为人简傲通脱,不事润饰,尽管同辈人常遭其傲视,可是,他常常对自己说:

“我的经学,不如吴东壁;”

吴东壁,即吴廷华,清经学家;字中林,号东壁;初名兰芳,乡贡后改名廷华。祖居休宁,明初迁钱塘湖墅里(今浙江杭州)人。清圣祖康熙朝举人。官兴化府通判,乾隆初荐修《三礼》,撰《仪礼章句》。还著有《三礼疑义》、《曲台小录》、《东壁书庄集》。

“我的史学,不如全榭山;”

全榭山,即全祖望字绍衣,号谢山,浙江鄞县人,清代浙东学派的重要代表人物,闻名的史学家、文学家,博学才俊。撰有《鲒琦亭集》38卷及《外编》50卷,《诗集》10卷,还有《汉书地舆志稽疑》、《古今通史年表》、《经文问答》、《句馀土音》等,又七校《水经注》,三笺南宋王应麟《困学纪闻》续选《甬上耆旧诗》。

“我的诗学不如厉樊榭。”

厉樊榭,即厉鹗,字太鸿,又字雄飞,号樊榭、南湖花隐等,钱塘人,清代闻名诗人、学者,浙西词派中坚人物。著有《樊榭山房集》、《宋诗纪事》、《辽史拾遗》、《东城杂记》、《南宋杂事诗》等书。其间《南宋杂事诗》一书,采诸书为之注,援引浩博,为考史事者所重。。

杭世骏的谦善让步又是这样。

赞( 000 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亚搏 » 质疑清廷用人存在满汉成见的我们杭世骏是怎样的人物?